网站首页

黑水变清水 南流风景美 ——南流江流域综合治理凸显成效

2020-04-03 10:22:37

黑水变清水 南流风景美 ——南流江流域综合治理凸显成效

  家家户户都养猪,牲畜粪便、生活污水直排入河,水鸣河大大小小的河沟污水四溢,臭气熏天,蚊虫乱飞。“一到夏天,河里的恶臭顺着风能传好几里路过的人都会掩起口鼻。”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博白县水鸣镇的村民说,以前,养殖场没有污水治理设施,粪便污水顺着雨水流入农田、下渗到水鸣河中。

  水鸣河的状况是南流江流域水污染曾经的一个缩影。因水质恶化,南流江污染在2016年的中央环保督察中曾被列为广西9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之一。由于连年不断的排污,使南流江2017年的水质状况与上一年相比下降两个级别,年均水质为Ⅴ类。

  2018年,横塘断面平均水质改善至Ⅳ类,部分月份水质达Ⅲ类,实现了“一年初见成效”的目标要求。2019年南流江横塘断面年均水质为Ⅳ类,同比水质不变,但氨氮浓度下降64.1%,总磷浓度下降30%,其中4月、8月、9月、10月、12月水质均改善至Ⅲ类,11月水质改善至Ⅱ类,是2016年以来水质首次出现Ⅱ类,12月支流全面消除劣Ⅴ类;亚桥断面年均水质为Ⅲ类,达国家考核目标。

  生猪养殖方式粗放,粪污直排无处理。“近年来,南流江水质恶化主要是受养殖业严重污染的影响,2018年6月曾被生态环境部约谈。”博白县“南流江办”常务副主任叶艺介绍。南流江周边主要产业以生猪养殖为主,流域内有养殖户近5万户,仅玉林市就有4万多户。畜禽养殖密度最大的玉林段,每年生猪存栏量约260万头,出栏量约为650万头。畜禽养殖污染严重,养殖污染约占流域污染的46%,主要是氨氮和总磷超标。

  小散养殖户占据了半壁江山,流域内年出栏量500头以下的中小散养殖户占比约98%,存栏量占78%。小散养殖户习惯了粗放式的生产方式,长期以来粪便资源化利用率低,大量畜禽养殖粪污直排入河。仅博白县一个县,每天畜禽养殖粪污排放量就有近3万吨。

  往北溯流而上,玉林市福绵区也面临相似的困境。但与博白县不同的是,福绵区段的南流江,其污水主要来自曾辉煌一时的“世界裤都”。这里服装加工业十分兴旺,与之相伴随的是水洗等配套产业的发达。福绵区24家水洗厂每天产生7万吨-10万吨污水,晚上开工、偷排入江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 污水经过长时间累积,让曾经清澈的南流江面如“泼墨”一样变成“黑水河”,曾喜欢下水游泳的当地居民游泳后便浑身发痒,不再敢靠近。2016年7月,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福绵区因生态环保问题不达标的水洗厂问题。然而,全区43万人,从事服装产业的就有11万人,如果关闭24家水洗工厂,也就意味着数以万计的人失业。

  面对日益严重的水污染,2018年4月,广西开始顶层施压,自治区主席陈武实地检查南流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,并提出了南流江水环境综合整治“一年初见成效,两年显著成效,三年大见成效”的工作目标,全面推进南流江治理。

  重点治理在玉林,重污染区是博白。南流江治理紧盯问题关键,以博白县畜禽养殖为重点,全面开展污染治理。然而,养猪是当地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。在全面拆除离南流江主干流和重点支流、水库500米禁养区范围内的养殖场后,限养区小散养殖户对水污染的贡献率依然存在。一味地限养、清拆将使上万农户丧失生计。做好治理,重在促进养殖业发展和环境保护共赢。

  “ 原来是平面地板栏舍,冲洗栏舍的水难收集,养殖场没有收集池,水就直接排到外面的水沟里。”水鸣镇的村民说。现在,在当地县政府的号召下,养猪场改造了栏舍,建起了粪污储液池,养猪场也不像以前那样臭味扑鼻了。罐车定期从养殖沼液池抽取沼液,拉给附近的种植户。

  去年以来,博白县提出“截污建池,收运还田”为主的治理方式,引进第三方粪污收集处理服务公司,在9个镇开展“ 公司+ 小散养殖户+ 种植户”试点工作。数辆专用车从养殖场抽沼液,在种植旺季,液态生物有机肥可直接用于农作物施肥;在种植淡季,则进入粪污中转站收集储存起来备用。

  同时,博白县正在建设水鸣镇粪污收集中转站,引导企业租赁土地发展生态农业种植,建设一条畜禽粪污生产液态生物有机肥及消纳系统,以促进粪便、污水肥料化利用,让养殖户“管得住粪污”,种植户“用得动粪肥”。

  截至目前,玉林市完成畜禽养殖场截污池建设3.12万个、生态养殖场1259家、有机肥加工厂(点)29个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(点)18 个,成立了35家养殖废弃物收运合作社(企业),粪污综合利用率有了质的飞跃。

  棉花经过纺纱、印染、织布、制衣、水洗等多道工序,才能变成一件穿着在身的服装。裁切缝纫成型之后的牛仔裤,需要经过水的泡洗方可出厂,这就产生了大量废水。玉林市福绵区生态环境局局长黎贤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服装水洗是一个高耗水行业,每洗几十条裤子就需要一吨水。水洗厂为降低成本时常将污水直接偷排到江中,南流江变成了黑水河。

  福绵区一改传统“见污治污”的模式,主动对接服务,科学精准治污。在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指导下,福绵区大力推进水洗企业退城进园,将玉林市南流江流域内全部水洗企业搬迁进入福绵中滔产业园,未能入园的水洗厂将一律关停。产业园建成了集中的污染处理设施,各水洗企业产生的污水统一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,采用生活污水一级A 处理标准+湿地公园再处理工艺,探索出园区污染统一治理的新模式,有效解决了牛仔服装水洗的环境污染问题。

  已搬迁入园的一家企业负责人说:“产业园对水电气热和污水处理提供了统一、低价的服务,不仅给企业带来方便,也带来了极大实惠。”这家企业生产涉及牛仔浆染、服装水洗、后整加工,有大量污水需要处理。产业园区提供的方便和实惠,吸引这家企业于去年2月从广东搬迁到此,投产经营。

  中央环保督察不仅给福绵区施加了压力,同样也催生了动力。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说,环保要素的优质供给推动服装产业转型升级,同时吸引了东部地区产业向园区全产业链升级式转移,拉动上下游产业快速集聚。

  环保产业园水电气热成本只有广东的70%左右,污水处理成本降至80%左右,低价优质的治污成了福绵区招商引资的利器。成本优势吸引了大量纺织、印染等企业入园。目前,福绵区入园企业已达100多家。玉林市南流江流域7个工业园区也已全部建成运营集中式污水处理厂或截污工程项目,其中5个项目与生态环境部门实现联网,实时在线监测。

  南流江北起大容山,峰转十八弯,南入廉州湾,养育了9500多平方公里的千年文明。广西将中央环保督察的压力传导到日常流域治理中,严格控制和削减污染物排放量。家住博白县水鸣镇80多岁的冯奶奶说:“我已经20多年没见过这么干净的河水了,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够看到小时候记忆中母亲河清澈的模样。”现在南流江水清了,鱼虾又回来了,水清岸绿的样子越来越清晰,村民们期盼的下河戏水的日子也逐渐回到生活中。